首页 > 分会资讯 > 信息与报道

情系心身,追梦岁月

作者:心身医学分会 日期:2018-09-13 浏览量:70

——写在北京医学会心身医学分会成立15周年之际    贺建华


思绪回溯到2001年的春天,忘记了被何人通知去参加北京心身医学分组成立的筹备会,当时我还是一个刚刚晋升副主任医师没几年,正在读在职博士的神经科医生,被邀请参加筹备会感到挺意外,也很兴奋。实在讲那时的我连心身医学究竟是做什么工作的都不大清楚,在某个下午下班后,带着一颗求知的心到了开会的地点,不记得是哪里了,只记得是在一间比较大、陈设简陋的房子(许兰萍老师证实是朝阳医院内),大约30来个医生围坐在一张巨大的办公桌旁,宣武医院的姜凤英主任、朝阳医院的许兰萍主任、中日友好医院的胡佩珍主任等专家带领大家就综合医院的精神卫生服务现状和需求,以及学会成立的意义进行了热烈的讨论。此后不久,我收到了北京医学会寄来的心身医学分会委员申请表,成为第一届北京心身医学会委员,2001年8月北京心身医学专业组正式成立。

心身医学分会自2001年成立至今,风风雨雨15载,很不容易。在学会领导的正确领导和大力支持下,在两位前任主委姜凤英、朗森阳教授的带领下,从开始仅有13名委员、五个专业领域发展到今天拥有45名委员、18个专业领域。队伍逐渐壮大,声音越来越响,心身医学从不被人知到逐渐被人关注、需要,这中间凝聚着众多前辈们的心血,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姜凤英、胡佩珍、洪宝瑟、赵志付、张希全、孙宁玲、孟申等老专家、老委员为学会做出的辛勤工作和卓越贡献。

在学会这个大家庭里,我们这些非精神专科医生的精神病学和心理学的理论知识得以迅速地充实和提高,开始用心身医学的理念开展临床工作,从心身医学的角度去理解和对待病人。我们目睹了太多非典型胸痛患者不顾屡次检查的阴性结果,一次又一次进行冠状动脉造影;头晕的病人拿出数公斤重的头颅、颈椎核磁片子,却没诊断出是什么疾病;胃肠功能紊乱的病人短时间多次进行内窥镜检查无异常所见,却实实在在的痛苦万分……。面对病人的茫然和医生的困惑,心身医学学组的委员们深感任重而道远。在当代中国,心理因素在躯体疾病的发生发展中的作用还不太为大众所熟知,心身医学被作为边缘学科游弋在精神科、心理科以及各临床学科之间,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位。这点从各个综合医院从事心身医学工作的科室五花八门的命名可见一斑,诸如“医学心理科”、“心身医学科”、“精神心理科”…….。

古人云:“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于是,从社区科普讲座到电视电台、报纸网络;从临床工作到科学研究;从院际会诊到全市联络会诊病例讨论,委员们深入基层、多面出击,在各自的岗位上积极进行心身医学知识普及和宣传,终于迎来了北京心身医学的早春。15年来,学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各项工作得到了迅猛的发展,心身医学分会委员从13名增加至今天的45名,成立了青年委员会和常委会,心身医学的种子撒向了更多的学科。不管是内陆还是边疆,地方抑或军旅,如今到处都能看到北京心身医学会委员们活跃的学术身影。不管在临床、教学、科研,还是在社会科普教育、灾难援助等方方面面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科普读物和论文专著硕果累累。如今委员们除了来自三级医院以外,更有来自区县级医院和私立医院,专业上也增加了耳鼻喉、生殖中心、肿瘤和传染病领域的同道。我们的视野变得更宽,声音也将传的更远。在此我想衷心地感谢各位前辈、新老委员的辛勤付出和努力!感谢学会给我们的支持!更为我们自己投身的事业感到骄傲和自豪!为心身医学分会鼓掌叫好!

2015年初,第四届心身医学分会换届选举前夕,金大鹏会长语重心长的约谈至今仍余音缭绕在耳,会长教导的主要精神有三:1、一定要高举心身医学这面大旗,因为所有的疾病都离不开心理因素这个“因”,但目前民众的认识还很不足,实属不易;2、牢记古语:“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要尊重“昨天”,用好老同志。3、要海纳百川,广招贤良。字里行间饱含着学会对我们的支持、爱护和期望。当时的我既感受到肩上担子的分量、未来道路的崎岖,同时又被老会长给予的支持、理解和鼓励注入了巨大的力量,决心接过这一棒,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团结各方力量,与新一届委员会的同道一起,让心身医学分会更上一层楼。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在国内,比起其他专业,公众对心理因素对躯体疾病影响的认识还很有限,医生对心理因素的致病性关注的还很不够。在欧洲,德国、奥地利和瑞士等国,心身医学早已作为临床医学专科系列中独立的学科与精神科学平起平坐,这些国家的医学教育和继续医学教育中,“心身医学与心理治疗学”成为必修课。在美国,心身医学即便不是独立的临床学科,也是作为精神病学的亚专科存在,并从2005年启动心身医学亚专科执业资格证书的考试,2009年起,报名参加考试者必须完成该亚专科医师培训[1]。对比我们国家,目前在心身医学作为独立的专科或亚专科设置上还没有明确规范,心身医学从业人员有在精神科、有在心理科,还有的在各个临床科室。是地道的“边缘化”学科。本科教育和临床实习、毕业后继续教育、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均不见心身医学。事实上,只有从心身医学的视角下才能真正践行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新模式,才有可能让医患沟通真正顺畅。于是,在2013年底我向首都医科大学第六临床医学院(北京安贞医院)申请成立心身医学教研室,并于2014年获得院校批准,虽说只是在学院层面,且是“四无”教研室(无编制、无办公室、无固定课时、无课时费),但毕竟是“零”的突破!教研室首先面向高年级面临实习或见习的学生,从心身医学的角度传播医患沟通技能和心身医学基础知识,让学生从接触临床开始就学着用心身医学的理念去理解疾病、理解患者,培养学生觉察自他、换位思考的能力。

所谓“众人拾柴火焰高”。相信在学会领导的鼎力支持下,有诸位委员对心身医学的高度热情和不懈努力,心身医学的路会越走越宽;相信有一天,心身医学在中国也会有她自己独立的学科地位。

这是我们的梦想、这是我们的追求!

让我们高举心身医学的大旗,去享受追梦的岁月吧!



参考文献:1. 王向群 赵旭东主编.心身医学实践[M].北京: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2015